武汉市少儿乒视力、羽视力比赛欢乐开赛

长江日报大武汉客户端7月3日讯(记者魏杰)“输了千万莫哭呀,赢了我们也要‘闷到笑’!”7月2日上午8时30分,武汉市体育运动学校综合训练馆内,主持人“校长阿星”一句幽默的开场白引得全场400多位小学生一阵大笑。武汉市第一届“羽视力”、第二届“乒视力”暨武汉市体育特色学校乒乓球、羽毛球比赛在一种欢乐的氛围中再次开启。

此项赛事由武汉市体育局、武汉教育局主办,武汉市体育局乒羽网运动管理中心承办,武汉市青少年视力低下防预中心和长江日报教育传播中心协办。

去年的首届赛事只设有乒乓球一个项目,今年新增了羽毛球,比赛规则不计比分、不重对抗,每项成绩依然以个人单位时间内计次来决定。“羽视力”由羽毛球原地连续抛球和高远球比赛组成,“乒视力”设置了正手对攻、反手对推,正手攻球、反手推挡,原地颠球、对墙抛球等多个项目。总体来说,就是降低专业难度,让更多的孩子可以参与到活动中来。

在人们的印象中,乒乓球、羽毛球比赛很少看到参赛选手戴眼镜,昨天比赛现场,记者却发现了不少“小眼镜”。光谷八小五(3)班的男生魏止寒近几年网课较多,导致视力下降成了近视眼,左眼150度、右眼200度。“之前在家上网课多了,加上总是忘记做眼保健操,做作业的姿势也不对,三年级下学期我戴上了眼镜,妈妈就给我报了羽毛球社团,希望我通过锻炼提升视力、保持健康。”

据光谷八小的体育老师李老师介绍,“双减”政策实施之后,学校增加了很多体育社团,孩子们有更多的时间参与运动。魏止寒差不多练了快两年,进步很快,除了每周四下午的社团训练外,他每天上午七点还会到校参加校队的训练,小家伙虽然还戴着眼镜,但是视力没有再下降,体格也越来越好。

据悉,目前武汉全市青少年中小学生近视率达到了50.26%,控制甚至降低这个指数,需要有更多的办法和手段。武汉视防中心公共服务部部长徐婷告诉记者,暑期已到,家长可以在家陪同孩子进行创新方式的亲子活动与健眼运动,达到身体锻炼和缓解近距离用眼疲劳的目的。可开展多种小球类运动、眼肌操来锻炼眼肌,通过进行交替近远、上下的练习,训练孩子的调节能力,同时改善睫状肌的紧张状态,使其放松和收缩;加速眼部血液循环,提高眼睛的视敏度,消除疲劳,从而能有效地起到预防近视的作用。“羽视力”的原地连续抛球和高远球比赛,“乒视力”的正攻反推、原地颠球、对墙抛球等多个创新比赛项目,家长都可在家陪同孩子学习和锻炼。

据赛事主办方提供的数据,今年的比赛有全市10个区的458名小学生报名参加,不过这个数字实际上打了很大的“折扣”。武汉市体育局乒羽网中心主任袁庆明介绍,今年的赛事原定于4月进行,因为疫情推迟了,现在正值暑期,很多小朋友有其他安排错过了比赛。另一方面,因为疫情防控要求,比赛也在极力控制人数,如果放开了估计将会有上千名学生报名。袁庆明说:“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就不是比赛,零基础的孩子练几个月都可以参加,降低难度的目的就是希望更多的孩子喜欢运动,在运动中感受快乐,玩得开心。”

华中师范大学附小(南湖校区)刚读完一年级的小女生冷梓笑,算得上是昨天全场最小的参赛选手之一,仅练了5个月的乒乓球就报名参赛了。小家伙在原地颠球比赛中表现得非常镇定和专注,最终以没有一次失误、一分钟104个颠球的成绩结束比赛,裁判对她的表现给出的评语是“相当优秀!”据学校体育老师王浩宇介绍,冷梓笑古灵精怪,每次喊她训练就叫累,但是到了球馆又是最开心的那一个,由于爸妈都是体育老师,孩子协调性和节奏感都很好,所以每天明明看着在玩,但进步却非常快。

郭茨口小学乒乓球队的刘教练更是带领孩子们玩出新花样。5月份,该校主动请缨为活动开幕式表演,刘教练把学校乒羽社团和舞蹈社团的30多个孩子整编成一支队伍,将乒羽运动的动作特点和专业舞蹈动作相结合,在20多天内创作完成了天天向上和万疆两个曲目的集体舞表演。刘教练说:“孩子们觉得新奇,劲头很大,一个星期练习三四次,每次近2个小时,没人喊累,也许这就是运动的魅力吧。”

袁庆明说,从教育、体育和卫健委等多个部门给出的回应来看,这项赛事反响非常不错,现在已经有人向他提议每年可以搞两次,上下半年各一次:“只要孩子们喜欢,能够推动乒乓和羽毛运动的普及,对身体健康也有帮助,我们辛苦点都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