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72一个76特朗普与拜登互比“谁更嫩”

距离美国2020总统大选还有一年半时间,迄今已有20人正式宣布参选,包括前副总统拜登、华裔参选人杨安泽等,都向联邦选举委员会递交竞选文件。

美国以往从未发生过一个党内有如此多的提名候选人,有美国媒体说,这也是内唯一的严重分歧。

对于内群情激奋,誓将特朗普拉下马,特朗普甚至没把几头“领头羊”看在眼里。

特朗普曾把拜登讥讽为“瞌睡乔”和“疯狂乔”,认为这位奥巴马副手对他竞选连任不构成威胁。

特朗普与拜登这个1973年就进入参院的政治老手,未来几个月难免针锋相对,火花四溅。

特朗普现年72岁,拜登76岁,两人年龄和履历难免被拿来做文章,只是各自攻击角度不同。

特朗普说,“我是最年轻的人,年轻又精力充沛,再看看乔(拜登),我不知道他怎么想,他们(伯尼·桑德斯等)所有人都让我看起来年轻,从年龄上,也从精力上(都显得年轻)”。

有记者问:“总统先生,你会怎么击败拜登?”(HOW DO YOU BEAT BIDEN?)

特朗普只撂下一句话:“我想说,我会很轻易就击败他”(I would say very easily)。

拜登25日正式宣布参选时说,如果让特朗普在白宫待8年,他将会永久、从根本上改变美国的本质,美利坚“国将不国”,他不能对此袖手旁观。

挑战特朗普,貌似应该选派和他对比最强烈的人出战,拜登的对比度,并没有那么强烈。

不过,特朗普和拜登,表面上南辕北辙,其实彼此有很多共同点。他们都以劳工阶层的捍卫者自居,努力争取美国心脏地带选民,虽然风格迥异,讲话都口无遮拦。

拜登要单挑特朗普,先得击败众多的党内对手,而拜登在总统初选向来表现不佳。

特朗普对拜登参选,发推特“欢迎”:“欢迎昏昏欲睡的乔(Sleepy Joe)参选,但愿你能有足够智商,这点长期都有疑问,进行一场成功的初选……如果你能胜出,我们起跑点见!”

此外,拜登曾一再以自己的独特风格,半开玩笑的宣称想要痛揍对女性无礼的特朗普,表示“如果我们是在高中,我会把他带到体育馆后面狠狠的修理”。

特朗普这立即反唇相讥,发推文说:“疯狂的拜登想摆出硬汉姿态。他很快就会倒地,哭个不停”。

特朗普经常口不择言,拜登也素有口无遮拦名声,上月中旬即意外走漏参选意向。

特朗普逮到机会推文说,拜登舌头打结,连是否决定参选总统都讲不清,“习惯就好,又一个低智商的家伙!”

拜登批评特朗普充满私怨,政策与美国核心价值背道,宣称美国不能让“沉迷在过去”的总统再执政四年。根据目前民调,拜登是众多角逐提名资格的参选人当中最被看好的。

特朗普顾问凯利安·康韦批评以女性和少数族裔代言人自居,党内参选人声望最高的却是拜登和桑德斯这两个“老派白人男性职业政客”。

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从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到威斯康星州、俄亥俄州,都被代表共和党出征的特朗普横扫攻下。

拜登在特朗普2016年赢得的州很受蓝领阶层拥戴,对特朗普威胁很大,特朗普要留意拜登抢走他的基本盘。

获得蓝领劳工青睐是拜登另一强项,他生于宾夕法尼亚的史克兰顿(Scranton),被认为有助于赢回“铁锈带”(Rust Belt)温和派选民支持。

拜登能够吸引不同族群选民,对选情有加分效果,他的选举主轴放在争取中产阶级,但能获得其他民众支持,包括劳工阶级在内。

如果拜登能稳住白人选民与劳工选民,外加争取非洲裔选民认同,内出线或许不是空想。

不过,氛围正在改变,年轻人、妇女及少数族裔在党内迅速崛起,76岁的拜登象征已经过去的世代; 1988年、2008年两度角逐党内初选,拜登都铩羽而归,这个惨淡的记录并不加分。

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罗娜·马克丹尼尔说,“拜登从1980年代以来一直输,2020年也没什么两样”。

向大型企业筹募政治献金,恐怕也让拜登在党内引发争议;不少人士纷纷倡议,参选人应该避免向财团募款,但拜登宣布参选后第一站募款活动,却由媒体集团康卡斯特(Comcast)的CEO戴维·科恩主办。

不过,错误积累也相当可观,这些恐怕都将成为累赘,从尘封历史里被对手挖出来做为攻击素材,包括担任联邦参议员任内对重案的投票纪录以及曾经引发争议的失言风波等。

除了拜登,佛蒙特州国会参议员桑德斯也卷土重来,他的死忠支持选民大感振奋之余,情绪百感交集。

不少人对于2016年桑德斯败给希拉里一事,仍然耿耿于怀。建制派则担心,这种现象可能会让2020年再失江山。

在艾奥瓦州桑德斯的造势集会中,有桑德斯支持者就对上届初选结果愤愤不平,指责全国委员会(DNC)“作弊”、“建制派拼命反对我们”。

桑德斯的支持者至今没有释怀,他们无法忘记上次竞选的感受。他们认为,领袖私下支持希拉里,代表分配规则不透明。

有支持者说,如果桑德斯这次又没有获得提名,他们可能会再次把票投给第三方。

部分建制派担心,如果桑德斯支持者对上届初选的不满情绪无法消除,2020选举堪忧。

曾担任克林顿和全国委员会发言人的埃利希(Mo Elleithee)说,有可能愈演愈烈,最后有助于特朗普再次当选!

民意调查也显示党内紧张局势比历年更严重 ,或许会直接分裂成不同理念层次的内部小团体。

桑德斯已公开表达,这一次对党内初选过程有信心,但他也提到他不会很快忘记2016年,只是这次“全心期盼能获得和其他参选者一样的待遇”。

话虽如此,桑德斯竞选活动采取的举措,的确令人怀疑2016年的怨怼是否已经烟消云散。

桑德斯找来当年支持绿党领袖吉尔·斯泰因(Jill Stein)的布瑞安娜格雷(Briahna Gray)担任他的新闻秘书。

拜登聘用了2016年佛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的新闻秘书西蒙尼桑德斯(Symone Sanders),西蒙尼是CNN知名政治分析师、战略师,在2020年选前非常吃香,最终被拜登签下。

由于表态参选的人太多,全国委员会已宣布计划安排12场党内初选辩论,第一轮辩论将于6月26和27号在佛州迈阿密举行,第二轮辩论将于7月30和31号在密歇根州底特律举行。

参选人必须在三个符合标准的民调中获得至少1%的支持率,或者在至少20个州、获得至少65000个人捐赠、且每个州不得少于200个捐赠者。

候选人党内初选投票,将在2020年2月2日从艾奥瓦州开始,新罕布什尔、内华达与南卡罗来纳3州初选也在2月登场。3月3日则是关键“超级星期二”(Super Tuesday),12个州同日举行初选,因此主要竞争者应在2020年3月明朗。

另一重要关键是媒体,呼风唤雨的主流媒体是否愿意报导候选人的新闻进而提高支持度,都和最终总统当选结果息息相关。

如果某位候选人没能成功参与早期任何一场辩论会,没有得到媒体的曝光,就算提出的政策和个人特质再有特色,也不会得到民众的关注。

不过,这些都是对参选人而言,对特朗普来说,他已经不需要所谓的主流媒体对他的加持,他也不指望他们这么做。

特朗普的“媒体”就是将近6000万粉丝的推特大号,被他痛批的主流媒体还天天盯着他的推文看。(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